言情小说《世家》为什么能撩到常年单身的你

浏览:3826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1日

第八章 姐妹

老夫人被身边的丫鬟扶了起来,看着屋子里摆放的那株兰花。儿子最喜欢的就是兰花,君子兰。

老夫人沉湎在回忆之中。郑妈妈走过来跟老夫人说道:“老夫人,三姑娘昨天晚上做了噩梦。梦魇住了。古妈妈说,三姑娘梦魇以后,就不搭理她了。”

老夫人发了一通脾气:“怎么没请大夫?”莫氏这是管的什么家。孩子生病了,梦魇了,都不知道请个大夫瞧瞧。

郑妈妈赶紧说道:“老夫人,暮秋回话说三姑娘从起来以后就喜欢发呆。除了发呆其他倒也正常。”都在院子里呆了大半天,若是有不妥当,她们也发现了。

老夫人听到梦魇两字,总觉得不对:“这孩子以前虽说跟莫氏也不是很亲近,但也不至于露出惊恐身上。而且,这孩子今天气色也好了不少。”既然说这几日一切如常,也就是说没多少事了。但是老夫人总觉得有些违和。

郑妈妈沉吟片刻道:“老夫人,三姑娘气色好,证明放宽了心。这是好事。老夫人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老夫人靠在弹丝枕头上:“若是三丫头能开窍,我也不担心了。别人都道我这么大把年龄的老太婆还要抓着府邸里的权不放。她们以为我有多爱权呢。若是能过两日安生日子,我何至于这么操劳。”

郑妈妈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转而道:“老夫人,我觉得三姑娘说得对。如今是八月的天了,天气也开始渐渐凉快。风头好时候老夫人该去在外面走走,这样可比总闷在屋子里的好。”

老夫人没接话,但也没反对。

正房之内,原先坐在走廊上乘凉的守门的婆子,远远地看着一行人过来。婆子立即站了起来,恭恭敬敬垂首一边。

大夫人看也不看守门的婆子一眼,径直回到自己的院子,坐下来吃了一碗冰镇酸梅汤,对着身边的心腹婆子刘妈妈说道:“你说三姑娘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感觉很古怪。”

刘妈妈点头:“三姑娘确实怪怪的。可前些日子不还好好的,见了老夫人以后就与夫人生疏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老夫人对三姑娘说了什么。”除了这个解释,还真不知道三姑娘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。

莫氏摇头:“不会。老夫人虽然不喜欢我,但绝对不会在晚辈面前说我的不是。应该是另有其事。你让人仔细问问。”这个丫头天天就想着抄写经书,对外面的事务一点都不关心。

莫氏突然想着三丫头看她的眼神,三姑娘眼里对她有着仇视甚至愤恨。虽然那目光只是一瞬间,但她确实捕捉到了。想到这里,莫氏一凛“让人去问问古妈妈。三姑娘到底有什么不妥当?”那丫头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对她心生了怨恨。难道知道了什么。

月瑶用过午膳,又如去了小佛堂抄孝经。现在她也需要抄写经书平复心情。

月瑶在抄写完经书,净了手走出小佛堂。见着雨蕾有些犹豫,不由问道:“有什么事直接说。”看来以前是不太管事,也没将花蕾的话放在心上。否则也不可能让花蕾这个模样。

雨蕾小心地说道:“我刚才听到小丫鬟说,她看见古妈妈跟大夫人的陪房花妈妈在说话。姑娘上午对大夫人不假辞色,下午花妈妈就找古妈妈,我担心……”

月瑶心里点头,暮秋是个实心眼的。但是雨蕾却是个机灵的。月瑶想着花蕾的话,心下冷了。原来古妈妈现在就已经跟莫氏的人勾搭上了:“这样的状况有多久了?”

花蕾见着小姐并不追究她的逾越,谨慎地说道:“回来后没多久,古妈妈就与花妈妈走到一起。”花蕾以前也提过,但是姑娘却丝毫不在意。这会姑娘好像听进去了。

月瑶很是满意。这个丫头,确实是个极有眼色。上辈子提醒自己数次,可惜她那时候太单纯了,觉得花蕾实在不该说长辈坏话,这样很有挑拨嫌疑,为此训斥了花蕾好几次。没想到花蕾这么早就看出端倪:“这事我知道。暂时不要动。让人盯着就好。”古妈妈是她乳娘,没有过错是不好打发出去的。否则对她名声有碍。

花蕾惊喜地看着月瑶。之前她明里暗里提醒过多少次。可是姑娘却总是不相信。没想到现在,姑娘终于转弯了。

用过晚膳,月瑶继续抄写经书。要想不被怀疑,以往怎么做就得怎么做,改变需要潜移默化,一步一步的来。

月瑶再出来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月瑶对着身边的花蕾道:“我想走走。”说完,月瑶就在自己的兰溪园里慢慢地走着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夜凉如水,一轮明月在空中高挂,一片轻纱似的云环绕在它的周围,若隐若现,皎洁的月光如水波一般在院子里缓缓流动。

兰溪院是连府里一个独立的院落,因为兰溪院当年是太爷连承让人修建出来,用于晚年居住,所以位置是比较偏僻,图的是安静。

院子分为前院后院,前院是正房三间并着厢房,连着耳房。后院是三间正房并着两间抱厦。所谓的抱厦便是三间正房边长出两个小耳朵般的房子,由两个九脊殿丁字相交,插入部分叫抱厦。抱厦冬软夏凉,最适宜闺中女子居住。月瑶如今正住在后院的抱厦里。

月瑶望着这个院落,喃喃道:“十五年了。”十五岁被匆匆卖掉,到三十岁。那十五年十年失忆不算,另外的五年如入地狱。如今她又回来了,回到只能在梦里出现的地方。

月瑶一个人静静站在月底下默默地流泪。为着她如入地狱般的五年而落泪。

花蕾以为月瑶又想老爷跟夫人了,忙安抚道:“姑娘,别再伤心了。老爷跟夫人要看到你一直这样,肯定会非常难过的。姑娘,千万要保重身体。”

月瑶擦了眼泪。

花蕾见着月瑶情绪平复以后,小声说道:“姑娘,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
月瑶抬头,面色淡然:“以后有话就说就说,不需要吞吞吐吐的。听不听,在我。”

花蕾这才说道:“姑娘,奴婢逾越了。姑娘住在兰溪院,总是睹物思人,对姑娘不好。姑娘情绪不好去看望老夫人,也惹得老夫人感伤,对老夫人身体不好,对姑娘的名声也有妨碍。”花蕾就差说最好不要住在兰溪院了。

月瑶有些诧异,花蕾果然玲珑剔透。竟然想到这件事。莫氏这算计不可谓不心狠。确实如花蕾所说,让她住到兰溪院里,睹物思人,她时刻都惦念着过逝的父母。带着悲伤去看望祖母,也会惹发祖母的心伤。祖母身体本就不好,再日夜忧愁悲伤身体如何能好。祖母没了,唯一能压制住莫氏的人就不在了。到时候,连家可不就是莫氏的天下。莫氏的心思还真是深。

这样的一个心思深沉的人,真是不好对付呀!

第二天,月瑶早早就起来了。按照往常惯例去上房给老夫人请安。上辈子是自己沉迷在抄写经书之中,这辈子就从这里开始改变。

月瑶到了上房,见到了她的几个堂姐妹。大姑娘连月盈,二姑娘连月冰,四姑娘连月环。

连月盈穿着水蓝色交衽襦衣,配着白色底蓝色百褶裙。连月盈如今才十二岁。月盈完全承袭了生母陈姨娘的美貌,灿如春华,皎如秋月,身段也如抽了芽的兰蕙,挺拔而修长,在风中轻轻摇曳。

连月盈的生母陈姨娘以前是老夫人的贴身丫鬟,因为莫氏第一胎是儿子,所以老夫人就让人停了妾室的药。陈姨娘运气好,停药的第二年就生了大姑娘月盈,第四年生了连廷晁。后来陈姨娘则是在祖母过逝后,落胎而死。

月瑶记得大堂姐的婚事是祖母在世的时候定下的。后来对方没等成亲就过逝了。对方要求大堂姐嫁过去,为儿子守一辈子。大伯父与莫氏为了连家的名声就让大堂姐这样嫁过去了。月盈嫁过去以后就守着一牌坊过日子。嫁过去以后再没回来过。陈姨娘生的廷晁则是未长大就意外身亡。

二连连月冰是莫氏生的,也是大房唯一的嫡女。连月冰比她大一岁,今年九岁。这会穿着一身金丝海棠花湖稠长袄,鹅黄百褶裙,一张瓜子脸,双眉修长,肤色白皙水嫩,承袭了连栋方与莫氏的所有优点。长大也定然是个大美人。

只论前世的种种,连月冰对她不算坏,但也说不说好。月瑶握着拳头告诉自己前世种种已成云烟。把握好当下才是最为要紧的。

连月环,长房第三女,排名第四。今年也是八岁,比月瑶小三个月。生母苏姨娘,苏姨娘是莫氏的贴身丫鬟。苏姨娘长得非常漂亮,要不然也不会被莫氏挑中。连月瑶继承了苏氏的样貌。。

月环今日穿一身翠绿色的衫子,不大说话,人看着有些怯弱的模样。就是这样的连月环上辈子嫁到江南最富庶的商户家中。只不过连月环嫁过去是正妻,当家奶奶。而他是被卖给商户当妾的。据说连月环在钱家日子过得极为滋润。所以说,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。怯弱,只是连月环的保护色。

月瑶想起过往突然觉得好笑。与侯府联姻最多说成是攀附权贵。可堂堂书香门第之家,竟然跟商户结亲。与商户结为儿女姻亲,不知道生生矮了多少个跟头。

月瑶想到连家的联姻,豁然开朗。就算没有她,连家也撑不了多少了。连家已经失去了书香门第的傲骨,根基坏了,衰败是迟早的事情。月瑶这么一想,心底的那抹愧疚也消失了。

月瑶看着三个女人,三种命运。这都是莫氏的操纵。要想不被莫氏再算计,她只有寻求外力。只要助力能够震慑住莫氏,莫氏不能再摆布她了。更不要说卖予人为妾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其他酚类,吡啶,其他胺类,其他羧酸衍生物,氢氧化钠/烧碱,对苯二酚,其他醇类,其他烯烃,农药中间体,不饱和聚酯树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