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在讲大姐大查寝,有没想过大姐大为啥会这样查寝?

浏览:1253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2日

来源:记忆承载

起初看到黑龙江某职业学院六个女生查寝室的视频,我也以为这是故意拍出来搞笑的,直到该职业学院发出了通报。

该学院表示经查确有此事,对学生会的这六名女生进行了通报批评。

话说视频确实像演戏,一个学生会的部长带着五个副部长,身穿黑色西装,脚踏黑色高跟鞋,一脸趾高气扬的走进女生寝室,开始了例行公事。

从进场就富有喜剧色彩,因为该寝室的女生列队两旁,高声说:学姐好。走的时候统一说:学姐再见。

感觉像是排练过一样。

当然,六个大姐讲话也很有气势。

“我介绍一下,这是咱生活女工部部长张威岳,叫学姐。”

“以后,看清楚我们的脸,我们来就是查寝的。”

“看好工牌,除了我们六个,谁管你们都不好使!”

临走前提醒,“学姐走看不见说再见啊?!”

这么一个视频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,有人做过分析,很可能是预谋已久。

按照既得利益的理论推测,这件事大概率是生活女工部的某位排序靠前的副部长策划的,偷拍的女生也是她安排的,目标很简单,是为了上位。

只不过事情后来传播的力度超过了预计,生活女工部的一个部长六个副部长都得吃瓜落。

大部分人在批评这个现象,说什么的都有,最多的当然是说东北人就是官瘾大,查个寝室都整这么大动静。

其次的是批评这种风气,这种盛气凌人的做事习惯。

极少的大V提到了生活女工部副部长的野望,有点太阁立志传,信长之野望的感觉,愣是把寝室查岗变成了宫心计,步步惊心。

既然这些维度都被分析过了,那我们打开一个新篇章,讲点别人没讲过的。

都说大姐大查寝很嚣张,有没有想过大姐大为什么这么嚣张?或者说,她嚣张给谁看的?

答案很简单,她嚣张给自己看的,这是她自己内心的需求。

我想过一个场景,如果我是她,我当时处在她的位置上,西风同学来查岗,旁边站着哼哈二将,不对,是哼哼哈哈五将。

首先上来一个捧哏,给西风做个出场介绍,这位是生活部的部长,西风学长。

然后一群人喊:学长好。

我的感觉是尴尬的,如果你让我假想一下这个场景。

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正巧网传大理某个县宣传部的男厕所配了三个女干部,其中有行政监督员,有所长,还有保洁员。

该县很快做出了官方回应,表示网传的消息不实,她们三个不是只负责一个男厕所。确切的情况应该是该县宣传部一共有三个厕所,两个男厕,一个女厕,一共有三人对全部的厕所负责。就是这三个人,监督员,所长和保洁员。

这个故事在我看来,搞笑的地方倒不是网友关注的点,而是厕所居然有个所长。

我不是今天才知道,我是两个月前就知道了。

很多年前,我跟我儿子开玩笑,说,如果你长大了当所长,多半是厕所所长。我们一直以为那是个玩笑。

直到两个月前,我和我儿子在某个水上乐园中途上厕所的时候惊奇的发现,厕所门口写着所长某某某,副所长某某某,没有保洁员,一共三人,一个所长,两个副所长。

当时我儿子也很惊讶,他一直以为那是他小时候爸爸编的笑话,直到父子俩看到真有这么一个职位。

当天我给儿子的解释是,可能是这个水上乐园,为了给员工一种荣耀感,故意编了这么一个带长的职位,可以让员工更有责任心。

我想,我的猜测是有道理的。

你要是告诉人家,你的工作岗位就是个扫厕所的,人家多多少少是不舒服的。

如果你告诉别人,你的工作岗位很重要,是所长,这个所就拜托给你了,那么说不定就会干起活来更卖力。

当然,这是我猜的,所谓如厕不带长,拉屎都不爽。

在我看来,学生会生活部的部长,跟厕所所长是一个类型的工作。如果我查寝,别人跟我这儿说:学长好,就跟我当了厕所所长,别人上厕所的时候见了我就说:所长好。是一个感觉。

之所以是这样的感觉,是因为这样的心态。我的心态尴尬了,才会觉得尴尬。换句话说,只要你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如果你觉得当学生会生活部部长很有范儿,如果你觉得当厕所所长很摆谱,那么你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这个感觉发挥到淋漓尽致的。

人总是以自己觉得荣耀的东西为荣耀嘛。

那我们想一想,为什么这几个女学生对此很有感觉呢?

原因很简单,环境对你的影响,氛围对你的影响。

有人说东北这地界儿,干什么都显得特别排场,这种感觉我也有。

我每每去东北出差,都有这种感觉。比如你就是点了个菜,人家服务员不说给你上,而是说,给这位大哥安排上。

你看,这排面给的,真轩敞。感觉你不是来吃饭,倒像是来做大哥的。上个菜都这么有气势。

你换个地方,你去南方,感觉就是另一种。

有人把这种现象描述成先进或者落后,在我看来并非如此。

你追求面子也好,追求权力也罢,又或者追求金钱,本质上并无不同。说到底,都是环境使然,你所处的环境让你在攀比这些而已。

攀比面子是一种攀比,难道攀比钱就不是了吗?谁又比谁更高级呢?

所以说到底,我们又绕回了这两天聊的那个话题,什么是幸福。

我说,不让补课,不让加班是对弱者的照顾,替大家都踩一踩刹车,让大家没必要卷的那么厉害。

有人不认同,觉得这么做没有改变本质呀。

我以前在大城市里买不起房,你现在不让我加班,难道我就买得起了吗?

我回复说,你之所以把在大城市里买得起房当作人生的必经之路,源自于价值观的导向。

换句话说,你从小到大接受的观点一直都是做人上人。

所谓的人上人就是比别人过得好,只有比别人好,你才会觉得那是真的好。

你的同学离开家乡去北京了,买房了,回到老家得瑟,你心里不舒服。

过年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纷纷说,谁家的孩子一个月赚多少钱,你心里不舒服。

同事们聚在一起,说,谁谁谁的孩子考上211了,你心里不舒服。

你看到了么?你需要的是一种相对优势。

如果你的同学在京城里买了10套房,你得买11套;如果亲戚家的谁谁谁一个月赚10万,你得赚20万;如果同事的孩子考上985,你的孩子得考上C9。

那你有没有想过别人呢?

当你买了11套,你赚20万,你孩子上C9的时候,你是幸福了,你的同学呢?你的亲戚呢?你的同事呢?

他们被你比下去了,是否还幸福呢?

你看到了,这个游戏中一定是大部分人不幸福的,因为大家想要的都是相对优势。而一个班里,第一名终究只有一个。

如果你始终以第一名为赢的唯一标准,那剩下的,都将不快乐。

这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如果大家都觉得像大姐大那样查别人寝室是一种快乐,那么当不上大姐大的大多数就会不快乐。

如果大家都觉得只有当上厕所所长才能够趾高气扬的上厕所,那当不上的大多数,拉屎都不爽了。

所以我才会告诉你,换一个价值观你就会幸福了,马上幸福,立刻幸福。

这不是在讨巧,也不是在哄孩子,这就是预期管理,这也的确是唯一可行的思路。

阿里在07年和14年的时候分别做了两次内部谈话,马云做的,后来整理成册流传了出来,我看过。

两次的内容是差不多的。

第一次是06,07年,马云对当时的新员工讲,你们不要嫉妒老员工,嫉妒那批03年之前就进来的。

他们的股票当然比你们多,他们的学历当然没有你们高。因为公司那时候没有前途,谁都看不到希望。

他们是在那个时候加入的,所以你今天看,他们财务自由了,你很嫉妒。你觉得自己学历更高,能力更强,担任的职责更重要,但是没有他们那么好的机会了,得到的远不如前辈。

第二次是14年左右,对当时的新员工说的,只不过嘴里的前辈变成了06,07年那批人。

这个讲话站在企业管理的角度是很必要的。

阿里昔日很小,后来占据了很大的市场,早期像十八罗汉那么早的人,拿到十个小目标以上的回报,是一种运气。时间的运气。

随着你加入的越晚,这个回报是越来越小的,十个小目标,一个小目标,十分之一个小目标,......

原因很简单,后来人太多了,而阿里已经太庞大了。

如果你要让后来的所有人都拿到像十八罗汉那么大的回报,你是准备把银河系都吞了么?

这个道理搁在60后,70后,80后,90后,乃至00后身上是一样一样的。

如果你非要觉得只有像60后那样以1000块每平米的价格在京二环内买10套房才叫幸福,那只有两个解决方案。

第一个是把二环内的高楼造的比大气层还高,第二个是改变幸福的定义。

你觉得哪个靠谱呢?

在合适的时机管理预期,正确的引导预期,本来就是优秀的管理者必须要做的。而配合管理,主动的自我管理,根据环境的变化调解心态,则是优秀的被管理者的基本功。

古人讲知足常乐,没有骗你的意思。预期管理也并不是哄孩子。

主营产品:其他酚类,吡啶,其他胺类,其他羧酸衍生物,氢氧化钠/烧碱,对苯二酚,其他醇类,其他烯烃,农药中间体,不饱和聚酯树脂